Welcome to koala Ⅱ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04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訓練上台能力--笑話值日生

 
笑話值日生
你是如何訓練孩子上台發表能力的呢?除了經常性的讓他們上台發表之外,關於個人部分,我則是用「說笑話」來有計畫的訓練他們。
 
每天,我會請兩個學生,按照座號輪流上台當「笑話值日生」,任務是「說笑話給全班聽」。我認為,笑話要講得好十分不容易,因為那要充分抓住所有聽笑話者的專注力,以及營造出最後掀開底牌的緊張氣氛。
 
懂得別人聆聽時的心境,才會懂得如何與人應對進退。同時,講笑話是種能力,可以緩和現場情緒,對日後在人際關係能力培養上也多有幫助。對班級而言,也是一種生活的調劑品。孩子們都好愛每天講笑話的活動。
 
每天兩個同學上台講笑話,其實不會耽誤到太多上課時間,最多五分鐘,這是十分有效率的班級經營活動。
 
我跟他們說:「如果你把笑話講得好,可以為小組加十分。如果你講得太好笑了,把老師逗笑了(基本上老師是超冷感大師,要讓老師哈哈大笑不容易),還可以拿到一張獎卡喔!」男學生們個個前仆後繼的衝上台說笑話,而對女學生來說這則是她們夜以繼日的噩夢。
 
班上小甄,就這麼訴說著她恐怖的遭遇。
 
今天真的是嚇死我了!因為今天輪到我和小雯一起上台說笑話,站上去時,真的嚇死我了!全班三十四個人眼睛睜大大的看著我,真的好可怕!以前,都是別人上來陪我演戲,很少自己上台,所以當我一站上台去,我就開始緊張了!
 
這時,我突然靈機一動,想起媽媽和我說過的話,她說:「如果緊張了,就慢慢的深呼吸,就比較不會緊張了!」我就開始慢慢的深呼吸,在做的時候,台下突然傳出:「小甄她在幹嘛啊?」「她為什麼要做氣功?」
 
我張開眼睛,一大堆人用著不耐煩的眼神看著我,再加上我們這一組的人好像一直對我放電,我只好開始講笑話了。但是我在講的時候,嘴巴一直抖來抖去,只好再次的深呼吸。這次,大家卻一直哈哈大笑,我又更加的害羞了!我發現連我最要好的兩個好朋友也在笑,真的有這麼好笑嗎?
 
在那個時候,我緊張到突然蹲了下來。結果,又有一大堆奇怪的人說我在「蹲馬桶」。只不過事後想想,發現還是自己沒有把自己的本分做好,才會在大家面前做出「做氣功」和「蹲馬桶」這麼丟人現眼的事情,也只能自己怪自己囉!總不能推卸責任吧?
 
現在只希望,下次要上台說笑話的人,不要像我一樣,沒把自己的膽量訓練好就上台。希望他們的表現可以一次比一次好。
 
不過小甄這篇短文,是描述學期剛開始的第一次上台。一個學期將結束,班上孩子們對於這「說笑話」的活動,態度有明顯的改變。從開始的「害怕獨自上台」,到現在迫不及待的想上台和大家一同分享笑話,這樣的轉變不禁令人會心一笑。
像孩子宛恩就在聯絡簿裡寫道:
 
原來,講笑話要得到十分並不是件困難的事,只要把最後最好笑的那句話說清楚,別人就會愣住,然後就會笑出來,也就可以加十分了!這次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。
 
我想,再訓練個一年,這些孩子對於上台發表,應該再也不會感到恐懼了吧?
 
身敗名裂的笑話
雖然每天班上總會安排兩位同學擔任「笑話值日生」的工作,不過今天這兩個笑話值日生顯然不太盡責,說的笑話超冷的。回頭望了望全班學生,發現他們全被暴風雪給凍壞了。為了讓場子暖一點,我只好接起麥克風,親自下場示範如何講笑話。
 
「好吧!換我來講笑話好了,剛才聽到前一位同學說的放屁笑話,老師這裡也有個真人實事的笑話。」話還沒說完,全班就響起熱烈的瘋狂掌聲。
 
大家要知道,「拍馬屁」這檔子事,在我們班上是無時無刻要遵守的班規呢!
 
「嗯……」我清清喉嚨的說著,這時又響起第二陣瘋狂的掌聲。
 
「不過呢,我實在是很猶豫要不要說,因為說完了,我自己可能會身敗名裂。」「老師,你說嘛!……」第三次瘋狂的掌聲,是「牽絲(台語)」著拜託與哀求的語調!
 
「好吧,那我說囉……噗哧!呵呵……我說不出來啦!……」我在講台上,演起黛玉葬花的嬌嗔戲碼。台下的學生,直接吐了一地。
 
「好啦!說正經的!這個笑話是發生在上禮拜,班上不是有位女同學身體不舒服嗎?於是我讓她躺在學習角的木地板上休息。就這樣休息了好幾節課,我都幾乎忘了有她的存在。」
 
「到了下午第一節課,你們跑去上科任課,而我在教室裡使用電腦(請注意,電腦也在學習角的裡面,稍微靠前方的講台)。突然,我的肚子一陣絞痛!眼下四處無人,於是我將小屁屁稍微抬高了些,『噗~』一聲,驚天動地的長屁,就這麼噴射而出。
 
「於是呀,正當我神清氣爽的繼續使用著我的電腦時,突然我的心裡一驚:咦?我的後面好像有人耶…」
「我以『一秒十度』的緩慢動作,驚慌的慢慢將頭轉到後面去看。我的媽呀!那位女學生還在我後頭躺著耶!她不但沒睡著,反而還很尷尬的將衣服拉起,遮住了頭。」
 
全班聽到這裡,早就猛拍桌子,哈哈大笑了起來。我不疾不徐的接著說:「更慘的是,你們都知道,我的腳下有台電風扇,正對著我吹,而女同學就躺在我的正後方…」所有學生一想像到那種畫面,再也忍不住了,笑得全滾到地上去了。
 
「我可以感受到這位女同學,忍住不敢笑;但是呢,這時又有電風扇不斷的將臭屁吹來,她只好整個人愈縮愈裡面,愈縮愈到角落裡,整個人全糾結成一團。而頭上,仍是那件蒙著頭的外套。整間教室裡,就只剩下『羞到想自盡』的老師,和『臭到想自盡』的學生。兩個人尷尬的對望著,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,來化解這永無止盡的尷尬場面。」
 
「你瞧,這不是身敗名裂,是什麼呢?」我望著笑到打滾的學生們,嘆了一口氣這樣說著。
 
終於到家了
前幾天的笑話值日生,說了這麼一個笑話:
有一個女生,半夜走回家時被怪怪的男人跟蹤。她擔心自己性命堪虞,危急之際她想出了法子,於是她慢慢的走到一旁的公墓,找到一座墓碑,坐下來說:「啊…終於到家了!」
 
那名男子馬上嚇得落荒而逃。
 
又有一天,這個女生半夜走路回家,又遇到同樣的事情。所以她又如法炮製一番。
 
沒想到,這個男人走到她旁邊的墓上,躺下來說:「太好了!沒想到我們是鄰居?」
 
好笑,真好笑!這個笑話把我們笑得東倒西歪的,獲得全班的滿堂喝采!當然囉,這位笑話值日生,為他們那組順利的加到滿分十分!
 
隔了幾天,上到健康課的「防範性侵害」單元,孩子們以精湛的演技,詮釋了該如何保護自身的安全。戲劇表演結束後,就是「有獎徵答」時間了。主持人問道:「請問,如果一個人深夜走路回家,遇到色狼跟蹤,該如何應變與處理呢?」
 
標準的答案此起彼落:「可以往人多的地方走,還可以到便利商店去求救,也可以去按住家門鈴,說:『爸媽我回來了!』…」

突然主持人矛頭一轉,問了被抽問的小傑:「如果路上沒有路人、沒有警察,也沒有商店?而且按門鈴的住家也不開門呢?」
 
「呃…」想了一會兒的小傑,突然脫口而出,說:「找塊墓碑,對著它說『終於到家了!』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